有玉為玦

世有青莲,着泥而不染。

字沉玦,叫我 玦 就好。

魏婴|游浩贤|山鬼谣|一目连|鲁路修
剑三|秦时|银魂

手写|古风词作|一个想做cv的假coser

个人tag见手写古风|禁二改|二传请来要授权并注明本人ID|需求及疑问请私信|欢迎同好勾搭|wb@同名。

约字有偿【闭关学习,暂不接新。】

☆爱羡羡就请尊重他的意愿,
夷陵老祖只会和含光君在一起。

[忘羡]#树洞# 继续昨天的树洞,孤云夜雪


这是个树洞啊树洞!想到哪写到哪的那种,后续还要重新整理的,所以现在就先当片段看吧……】

“吼————”一声属于器灵的悲鸣响彻天地。

阴虎符,被掰成了两半。

魏无羡握着已经分开的阴虎符,眼底是化不开的痛楚。

这样就……好了吧?这样就……不会再有人流血了吧……

他不想死,但他更不想看着那些无辜的人被他连累致死。

他是魔修不错,可他从来没有滥杀无辜。

正道急于铲除异己,宗门急于扬名立威,可他们没有一个是真正为了苍生。这个道理,他懂,却又不想懂。

远处,是那些咄咄逼人的正道们,看到方才那一幕,他们的眼睛里,早就没有了畏惧,继而染上了嘲弄与疯狂。

“魏无羡!你这个魔头!今天我们就要替天行道,把你这个祸端彻底铲除!”

魏无羡疲惫地轻抬起眼,“你们,毁了阴虎符还不够吗?”

他看着那些正道修士们愈发猖狂的嘴脸,觉得很累。他站在那里,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渺小,渺小到不如一粒沙。

他把手轻轻搭在了腰上那支黑笛上,这样,他似乎才能站得稳一点。

魏无羡不知道今天究竟该如何收场了。

逃?他不能。

他身后还有要护着的魔修,和那些更加不该被卷进这场灾难来的普通人。

那,唯有战了吧?

其实是暂时不知道后面该怎么发生了,所以就……】

评论(1)

热度(16)